1981年湖北一农民深山“称帝”,骗奸女子达55人,最小的仅十几岁


851 阅读 | 0 评论 |

1981年,湖北一农民带领教徒在深山“称帝”9年,期间“册封”并骗奸了55位妃子,最小的妃子仅有十几岁。


一个没什么文化的人为何能经营起如此庞大的道门呢?他是如何让村民们心甘情愿供其使唤的?





01
一网打尽


1990年夏,在湖北大别山区一个偏远的山村里,一批警察的到来打乱了村内原本热闹非凡的景象。

几分钟后,警察将一名头戴冕冠,身着黄袍的中年男子押送到警车旁,他踉踉跄跄地上了车,头发披散一半让人看不清脸庞。

男人身后还跟着20多名穿着红色官服的村民,他们大多数疯言疯语:“我是宰相、元帅,你们竟敢抓我真是岂有此理!”

湖北麻城公安局协同当地公安局,联合将这批反动道会门集团的9个活动地点尽数摧毁,同时还抓获了该组织9名骨干成员,将他们绳之以法。


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该团伙头目名叫丁兴来,正是那个头戴冕冠的男子,而他在此之前只是一个出身低微,双眼残疾的农民。

按理来说,一个双眼残疾的人可以照顾好自己的生活起居就已是不易,那他被捕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又为何敢自称为皇帝呢?



02
生活所迫


丁兴来自幼在贫苦的农村长大,打从娘胎儿里体质就弱,出生后更是没怎么吃过几顿饱饭,身体免疫力也比寻常孩子差了许多。

父母为了保住这根独苗苗,经常是省吃俭用给儿子攒钱买药,这让贫穷的家里更是雪上加霜。

如果意外只是止步于此,丁兴来或许就不会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不幸的是,随着丁兴来的逐渐成长,家里人发现他的视力越来越弱,最终被诊所医生确诊为眼疾,所需的昂贵医药费就是把一家子人卖了都凑不够的。

无奈之下,丁兴来父母只得被迫选择放弃治疗,让儿子成为一个双目失明的瞎子。

父母见此情形,心知自己也养不活他,为了不让孩子早早地饿死,在进行了两天的思想准备工作后,不得不狠下心来把他送进道观。
丁兴来在道观成长之时就喜欢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他虽然听师父的话,但内心却排斥那些“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之类的奉献话语。

因此,他总是找各种理由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活动,甚至还结识了许多三教九流的人。

他们与丁兴来志趣相投,拥有着悲惨凄凉的家境,被最爱的父母亲手送了进来,也正因如此,丁兴来才能视他们为人生知己。


1943年,丁兴来与狐朋狗友们先后加入了多家邪教组织,但让其收心的却是道德金门组织。该组织表面上是为百姓们伸张正义,但实际上,它背着政府与警方干着一些违背法律的腌臜事儿。
道德金门的组建者为满足一己私欲和对权利的渴望,而去无底线的压迫、摧毁人民的精神,让其沦为自己权力的工具。

道德金门的主要人物雷金安,在经历过多次毒打后,学会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且乐于奉承他人。

在他加入道德金门组织后,极其渴望取代道德金门领导人的位置,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20多年来,他在师父面前表现得恭恭敬敬,好似从未有忤逆之心,但正是他这样巧言令色,善于伪装,且对师父照顾得无微不至。

以至于在师父去世之前,师傅还认为雷金安实在是太孝顺了,道德金门交到他的手上准没错。

从此事就能看出,雷金安心思缜密,为人虚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在当时,全国正处于解放战争时期,国家正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地向前进步着,然而雷金安却建立起一个封建军事独裁政权,他的做法显然是与整个解放趋势格格不入。

在他继承道德金门后,他用言语与低级的骗术放大了百姓封建迷信的思想,并让小弟假装病人,自己去替他治病消灾等手段愚弄百姓,大肆扩建着道德金门。

令人觉得更可笑的是,他居然还想将魔爪伸向人民政权,以此来抵抗国家,获得更大的权力。

为达目的,雷金安接连串通了几个城市的道门组织,拼凑了一支所谓的“道德金门开国军”,而后便指使这支队伍抢劫枪支弹药,杀害革命干部,并制造了多起反革命事件。

1953年春,湖北省人民政府主席李念对邪门歪道开展了打击行动,在警方严厉地打击犯罪下,雷金安及其他主要骨干30余人被处极刑。

丁兴来于20岁那年加入道德金门,跟着雷金安等人为非作歹发起叛乱,由于他不是骨干成员且一直在推卸责任,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这5年内的牢狱生活,让丁兴来不得不与其他狱中人员一样为了减刑而努力。


在监狱期间,丁兴来一改往日的小偷小摸,反而老老实实地开始干起活来,让狱警们纷纷怀疑他是不是转了性儿了。实际上,丁兴来只是为重振道德金门作下隐忍。

时间飞逝,5年很快就过去了,而丁兴来也迎来了出狱之日,有很多人认为他会改过自新,娶妻生子重新走上正道儿。

但丁兴来满脑子想着该如何重振道德金门组织,就像当初的雷金安一样威风凛凛,他迫切地想满足内心对权力的渴望,犹如当初的“反清复明”一样。


03
如法炮制的皇帝梦


出狱后,丁兴来通过多种方式私下联系了道德金门的残余分子,大多数人已经在家人的帮助下回归到正常生活。

经历那事之后,他们想过男耕女织,朝夕相伴的平淡生活,不愿再回到那种胆战心惊的日子里。


面对此情此景,丁兴来不禁有些恼怒,如果没人愿意跟着他,他的皇帝梦就要破碎了。

正当丁兴来愁眉苦脸之际,一批道德金门的“忠实粉丝”重新找上丁兴来,要与他重创道德金门。

有了这些人的辅助,丁兴来信心倍增,由于当时城市里对道门的活动打击力度太大,他只好把目标指向大别山里的贫苦百姓。

当时,大别山因交通极其不便,导致当地居民生活环境封闭,生产方式落后,民众也没几个受教育的。

这让他们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给丁兴来等人创造了一个秘密基地。

于是,众人打着“道德金门”的幌子,在百姓中大肆宣传道门的优势,到处坑蒙拐骗。


为了使自己的权利得到进一步巩固,他经常开坛讲座,嘴里嘟囔着寻常人听不懂的鬼话,经常手持蜡烛在讲台上跳得疯疯癫癫,并自称是柏子大仙附身,专门帮助有缘人得道成仙。

将道徒招齐了之后,不能光给他们画饼尝不着甜头,于是丁兴来将教徒们分为三六九等,他会给予等级最高的骨干成员一定的权利及女人。

如果想提升等级,可以,但得按功劳进行封赏,此处的功劳需要看村民们为道门做了多少贡献。关注公众号特九组,每天推送人性案件,男人需要往道门拉入相应的人数来当教徒,而女人除了要拉人头外,还需与丁兴来一同练“合气功”。

所谓“合气功”就是男女同房练功,上半夜打坐,下半夜相互合气(男人的嘴对女人的嘴,相互吸气)。用丁兴来的话来说,“合气功”就是阳采阴气,阴补阳气,天天合气,不仅能有病治病,还能延年益寿。


就这样,愚昧无知的山民们相信了丁兴来的鬼话,即便他们心有疑惑,但一想到“神明”一怒之下就不再眷顾他们,村民们的心里忐忑不安,只能纷纷照做。

04
过去9年终破碎


1981年,丁兴来借此机会开始大肆发展道徒,培养道德金门的骨干成员。

并在一位信徒家里假借“神仙附体”,逐渐成为村民们心中的“皇帝”,让数百姓道徒在一旁跪拜并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登基仪式”期间,丁兴来将许多骨干成员成册封为宰相、凌霄宝殿统兵元帅、昆仑山59级万道仙法总管等。

除此之外,丁兴来认为自己既然是皇帝,那么妃子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于是他大肆“册封”了55名女子为妃子,而这些妇女大多数都是村民们的妻子、姐妹亦或是女儿。

她们当中大多数都是有几分姿色,有些是别人说她好看,就被丁兴来强行抢走的,里面年龄最大的在62岁,最小的在十几岁。

其中就有一名身处大山的女子名为占再娥,她一生命运多舛,先后遭遇丈夫和儿子离世,遭到众矢之的恶毒谩骂,村民们都说她专门克男人,与丧门星没什么两样。

从那以后,占再娥整个世界陷入灰暗,她几近来到河边自杀,但都被村里人拦下,那些人说她浑身晦气,在河里溺亡会给村里人带来不幸。

在得知丁兴来能驱除占再娥身上的厄运时,她被村民们推到了丁兴来的床上,简直是送羊入虎口。

看到占再娥惊恐不安地躺在床上时,丁兴来就为她身上那种成熟少妇的美感忍不住流哈喇子,很明显占再娥比他之前接触过的女人更容易让人怜悯更妩媚。


为了将她占为己有,丁兴来强行掩饰内心的邪恶,表面故作深沉地说道:

“你天生命运不好,克夫又克子,不过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你今后是不能结婚了,再结婚会重蹈覆辙的。”

占再娥对于鬼神之说一向信以为真,无知的她居然相信了丁兴来的无稽之谈,从此丁兴来将其占为己有,更是荒诞地将她封为正宫娘娘,让底下的“妃嫔”们不得捍卫她的地位。

之后,占再娥帮着丁兴来同流合污,来管理那些誓死不从或是对丁兴来抱有仇恨的“嫔妃们”。

有了占再娥帮自己当说客后,丁兴来一天承宠好几位“嫔妃”,点此看更多案件,用他的话来说就是活神仙也享受不到。

解决了生理上的问题,接下来就是满足精神上的欲望了,没多久,丁兴来带着人从一个村子扩展到邻近的几个村子,使得道德金门的队伍越来越壮大。

虽说人越多越好,但相对应地管理起来也很麻烦,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像占再娥那样逆来顺受,任由丁兴来随意践踏。

其中一名女子在遭受欺辱后选择逃离这个封闭的山村,但最终还是被人多势众的丁兴来一方给抓了回来。

丁兴来当着众人的面,毫不留情地将这名女子扒光了打死,由此可见他是多么的心狠手辣,令人不禁感到后背冒冷汗。

这件事情本不是那名女子错在先,却轮到这样一个下场,让部分村民开始对丁兴来心生不满。

可他们势单力薄,只要一有反抗的念头,那些站在丁兴来身后的愚昧村民便会对他们拳打脚踢,时间一长,人性当中的最后一点反抗也没了。


由于大别山区环境封闭,丁兴来长达9年的“称帝”行为并未引起外界的注意,在此期间,他不断剥削村民,尝到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甜头,可谓是过足了“皇帝瘾”。

后来,随着社会在慢慢发展,人们顽固的思想也逐渐解放,村民们眼瞧着丁兴来将他们压榨的不成人样,终于意识到丁兴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救人的神仙,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很快,大山里有个“土皇帝”称王称霸的事情被捅了出去,警方很快就将该团伙一网打尽。

1990年,丁兴来被判无期徒刑,而他手底下的骨干成员也被判了三至十年有期徒刑不等。


“丁兴来称帝事件”应验了一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从道德金门崛起到最后的衰落,我们从中得知人有野心是好事,努力改变现状往上爬也是好事,但要是不将法律放在眼里,最终只会是害人害己,后被绳之以法。

身处法治社会的我们一定要相信科学,反对封建迷信,不能再让“丁兴来称帝事件”再度发生。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我们更要以史为鉴,更要相信法律才是保障我们每个人权益的武器。
点赞(6) 打赏作者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