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连炸之后,克里米亚总督跑了,议长也跑了,克里米亚悬了!


606 阅读 | 0 评论 |

三连炸之后,克里米亚总督跑了,议长也跑了,克里米亚悬了!

文|张文澜


01 |

引  言


从俄乌战争中,我们至少应该能够得出一条结论,那就是战争的胜负不取决于人数的多寡。过去那种人海战术,钢铁洪流似乎已经过时了,现代战争更多打的是通讯、情报和武器。
没有好武器,你即使再多的人也只能是成为肥料。从这场战场中,不难看出乌克兰虽然人数不占优,但是武器占优,使得原来的劣势变成了强势。

| 02 |

海老师到场


随着6月20日美国大老板给的海马斯火箭炮到位,乌克兰一下改变了战场的颓势。不但打掉了10多个指挥所,也炸掉了20多个军火库,更是炸掉了俄军克里米亚的空军基地。

法国24电视台报道截屏


过去我们常说“兵不在,而在精。”此言甚是,现在打仗可不像过去打仗,过去打的是人海战术,用人往上堆,死了多少人,当头的都不在乎,现代战争改变了这种人海战术,而变成“小、快、灵”的精准打法。
这样一来,过去大规模部队作战的传统战法已经被丢到太平洋里去了。现在讲究的是灵活多变的战略战术。


| 03 |

总督跑了议长也跑了


在遭遇乌军海老师的三连炸之后,克里米亚的俄罗斯人开始纷纷选择了逃离。这种逃离的画面是在战争伊始的乌方一边,成千上万的乌克兰难民向欧洲各国逃难。没想到,风水轮流转,现在转到俄罗斯人逃离了。
更有趣的是不光黎民百姓选择了逃离,竟然总督谢尔希·阿克肖诺夫跑了,议长沃拉迪米尔·科斯蒂安蒂诺夫也跑了,你这让人情何以堪啊?毫无疑问,这对于俄军以及俄罗斯人的打击是巨大的,是摧枯拉朽的,是从未有过的别开生面的打击。


据乌克兰国防部情报总局称,在克里米亚近日发生的爆炸事件之后,俄罗斯军方正在紧急将其战机和直升机转移到半岛纵深处,有的干脆转移到俄罗斯的机场里。
克里米亚可以说是俄罗斯的命门,乌克兰抓住了这个命门,那么一举击败俄罗斯也就指日可待了。
克里米亚,不仅仅是俄罗斯的最为重要的一个黑海军事基地,而且它也是普丁统治俄罗斯二十多年来硕果仅存的标志性战果。普丁曾经说过:克里米亚是一个“神圣的地方”,是俄罗斯的“圣地”。由此可见,克里米亚对于普丁和俄罗斯人来说的重要性。

| 04 |

芬兰湾


欧洲小国爱沙尼亚和芬兰,也开始起壳子了。
近日,爱沙尼亚和芬兰已经同意进行联合海岸防御,将封闭俄罗斯军舰进出波罗的海通道,芬兰湾将成为北约内海湾。
这样一来,俄军五大舰队中的黑海舰队和波罗的海舰队,就失去了存在的必要,等于把俄罗斯的两个舰队给废掉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只是俄乌战争已经打得精疲力竭,无暇他顾罢了。


过头来看,爱沙尼亚和芬兰,这可真是胆肥了!
这要是以前,借它们100个胆子也不敢封闭俄罗斯军舰啊。
芬兰竟然乘俄乌战争打得焦头烂额之际,申请加入北约。尽管普大帝打乌克兰的理由就是乌克兰要加入北约,但那也只是他们的臆想,乌克兰连提加入北约都没敢提呢,这回芬兰和瑞典申请加入北约,无意识对大鹅的当头一棒。尽管普氏对此轻描淡写地说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影响,但其中甘苦可想而知。
就连英国国防部在8月17日都表示,黑海舰队目前难以对海域进行有效的管控,水面舰艇巡航常常仅仅局限在克里米亚海岸视线范围内。可见俄海军的活动半径已经严重被挤压,只能在家门口吹吹海风了,留给俄罗斯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再不吹吹海风,恐怕克里米亚也要回归到乌克兰的怀抱了。

| 05 |

禁止大鹅入境


继立陶宛禁止俄罗斯火车经过其境内之后,丹麦准备限制俄罗斯游客入境,他们称,无论欧盟决定如何,丹麦准备这么做。丹麦外交部长 Jeppe Kofod 称:俄罗斯游客可以在欧洲享受日光浴是一种“耻辱”,而乌克兰城市却被“轰炸得面目全非”。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外长,他说出了许许多多人的心声。
无独有偶,爱沙尼亚从8月18日开始将禁止持有爱沙尼亚所颁发签证的大鹅入境。爱沙尼亚不允许大鹅持有欧盟任何国家签证进入该国。爱沙尼亚原来是苏联加盟共和国的成员,但是现在却是反大鹅最积极最彻底的一员,也许他们品尝到了大鹅的种种恶之后的幡然醒悟吧。
爱沙尼亚政府女总理卡拉斯17日宣称,她的政府已决定从爱沙尼亚的公共场所移除所有苏联纪念碑。她说:他们是镇压和占领的象征,已成为加剧社会紧张动荡局势和风险的根源。


从这些动作来看,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管中窥豹,不难看出俄罗斯经过此战役被证明远远没有想象中的强大,甚至是虚弱的,快六个月了,连一个乌克兰都拿不下,所以使得这帮昔日为其马首是瞻的小国纷纷看清其本质,幡然醒悟,倒戈一击,也算是出了多年来压抑在胸口的气了。

| 05 |

结  语


我注意到,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参加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的三方会谈,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和平曙光出现的端倪。坊间有传说普丁通过埃尔多安总统斡旋,准备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谈判。
战争只是一种形式,最后还得靠谈判来解决一些问题。当然,这需要战场上用实力说话,才能逼得对方坐到谈判桌上来。想当初泽连斯基打电话给普丁,普丁不接,泽连斯基差点都要给普大帝跪了,普大帝就是一心想灭了泽连斯基,想灭了乌克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现在又转回到乌克兰掌控话语权上来了。看来战场还得靠实力讲话,靠实力来掌握话语权。
克里米亚的总督跑了议长也跑了,这意味着乌军很快会对克里米亚发起总攻收复失地了。打了半天,从起点又回到原点,别也是一种讽刺的况味了,诚如是,那么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文后话:本来今天不打算写了,因为感冒,但是想到读者那些期待的眼神,不得不拖着偶感风寒的躯体在办公桌前挥斥方遒了。本文2125字,没有来得及检查,有不当之处敬请批评匡正,谢谢啦!
点赞(6) 打赏作者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